来源(搜狐校园)

From: http://campus.sohu.com/20060516/n243256242.shtml

一个大学生赚钱的辛酸历程

时间:2006年05月16日13:31 我来说两句(0)

有一个牛人曾发出这样的牢骚:“现在的大学生能干啥,肩不能挑,手不能扛,摘下眼镜,不是文盲是真盲……该上课时上网,该睡觉时乱嚷,必修课选逃,选修课必逃……每年吞噬的爹妈的血汗,少则八千,多则万五,……国家每年三四万的培养费就这么白白糟蹋了……”

这位大叔言下之义,大学生都狼心狗肺,猪狗不如,恨不得把大学改成农贸市场,至少还能为国家创造GDP。

纯粹扯淡!

果真如此,二十一世纪起不要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?!即便如此,还不是你们逼的?!

说我们学习不努力,整天吊儿郎当,不务正业,我们努力学习的时候非得给你看见吗。好了,终于有一天,我考了九十多分,又有TMDWBD跳出来说:“那不行的,当代大学生对社会接触太少……”

于是乎,就有哲人跳出来说:“大学生应在搞好学习的同时,努力去参与社会实践,一方面,可以增加社会经验,另一方面,还可以减轻家庭负担,为国家创造GDP……一定要两手抓,两手都要硬。”

说得轻巧!

想我刚上大一时,受此等人使人心意迷惑,立志要在大学期间赚出自个儿的生活费。然而,悲剧从此发生。

记得那是二零零三年的第一场雪,一只罪恶的黑手敲响了寝室的门。门开了,一张我永远也不会原谅的脸露了出来,堆着笑说:“同学,要洗发水不,便宜。”过程很难记得,只记的一场唾沫雨之后,我,还有寝室的两个兄弟的带着体温,带着血汗的四百元变成了据说值八百的两箱洗发水。

在以后一段较长的时间里,我们仨,走门串户,活动于个宿舍楼。遗憾的是,销路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。当秋天,再来的时候,终于卖出了第一瓶,加上我们仨用的三瓶,总销量是四瓶。在分了一瓶所得一十八元以后,我们顺便分了剩下的四十多瓶。到现在,我床底下还有十多瓶,大伙儿谁想要,我可以考虑便宜卖。

洗发水事件是我心中永久的痛,每当目光触及那十几瓶洗发露时,我的心都会不由的痛:“要做就的做无本的买卖!”

等会儿,好像一个长相丑陋的男性大学生可做的无本买卖只有——家教。

好,就做家教。

对于家教这一行当,我还是挺有自信的。想当年,我也是以全区第三,全校第一的成绩考上大学的,用我班一兄弟的话说就是:“就咱这水平,教大一也有余——(那时咱上大二)。”

拨通了一找家教的海报留下的电话,对方说:“不好意思啊,我们要一女的。”TNND,这还没毕业呢,就遇上性别歧视了。

第二次的时候,一个声音说:“英语过四级了吗?要四级的。”四级,我也想过,可为了学校的什么狗屁通过率,我等是没有机会考的。不过,我就纳闷了,教一个刚上初一的小屁孩,还得过四级,我初中英语老师也没过四级。真TNND没天理啦!

N次失败后,终于有一天,我来到了兼职中心。接待的小姐真让咱找着点上帝的感觉,在记下了咱的联系方式后,顺便收了咱五十块钱,然后说:“回去等电话。”中心就是中心,第二天便来电话,让咱去教一初中生。正在咱想这怎么把这小兄弟叫成一中考状元时,他们把咱辞了,同时深深伤了咱的心:“不会教就别出来丢人现眼。”

后来,中心又安排了一个工作,推销火腿,无低薪,赚提成,火腿可以随便吃。结果是,提成一分没赚到,吃火腿吃得都成木乃伊了。

再次去中心要工作时,被告知,我的五十元已经用完了,想要工作得再加钱。那时,我才知道:我又被人耍了。

(责任编辑:寇亚洁)

Link: http://www.asm32.net/article_details.aspx?id=1136